人生的意义,就是追寻终极的自由

1.   原生家庭

罗辑思维最近的节目中借一本新书[1]介绍了一个广泛存在于中国的现象:大多数幼稚的成人(尤其是中国、韩国,也包括世界其它国家)的思维仍然保持着婴儿时期的模式:即依赖、自恋、偏执。这种性格特征极有可能在人们抚养子女时影响子女的人格发展,将这种病态的性格遗传下去,并陷入无穷无尽的循环。

这种影响模式也被称为原生家庭的影响。例如家庭贫穷则会导致节俭甚至吝啬的习惯,而这种习惯极可能继续导致贫穷[2],以至于整个家族陷入贫困的轮回。贫穷问题的根源往往不在于钱,而是别的地方,大多彩票中奖者在很短时间内就将奖金挥霍一空。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想要攀升,第一步就是摆脱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比如,每个寒门出贵子的故事,往往都伴随着一段异地(远离原生家庭)求学的经历。

不仅仅是原生家庭,原生社会(一个人所生长的社会文化环境)也会在人的心智中刻上深深的烙印。比如中国人不管移居到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都会保留中国人的行为习惯(如吃不惯西餐、融不进西方社会等)。而这种中华文化对于在国外成长的华裔的影响则显著减弱,二代移民往往能够更加顺利地融入当地文化、适应西式生活。这种社会影响来自于个体所成长的社会中各种信息源的潜移默化(即洗脑),如:公共教育;媒体宣传;电视节目;商业广告(比如钻石营销);亲朋之间的社交熏陶。一个没有经受过任何正式教育的中国人都明白『面子』、『客气』、『人情』的丰富含义,这都是原生社会的功劳。

在地理学中上有一种『地理决定论』[3],认为地理条件决定了人的生活习惯和文化特点。比如世界文明古国皆因具备大规模发展农业的地理条件;中国东部的平坦地貌促成了中国早期政治文化的的统一,而欧洲的分裂则是因为欧洲地势所导致。费孝通也曾试图以平原的农耕文明为基础,解释整个中国的乡土文化[4]。现今社会很多人都会使用地名指代一群人,比如:『东北爷们』、『西北汉子』、『江南才子』、『山东大汉』。虽然这些称呼均有以偏概全和地域歧视之嫌,但都反映了一个社会的共识:一个人的出生地对其性格有着重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有些性格还深深的刻在了人的基因中,成为『人性』。最为典型的就是人类对多巴胺的上瘾。它造成了人类对糖与脂肪无节制的摄入,通过心脏病、高血压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它也造成了人对性与毒品难以抑制的渴望,让无数人走向了自我毁灭。中国人在千年前就总结出来了『食色性也』[5]的道理。

2.   历史的囚徒

基于这些现象,我们几乎可以总结出:人的本质,就是其所承受的家庭(家族)、社会(民族和文化)、及基因的综合体。在日常生活中,一个人的每一个观念和行为,本质上都来自于其过往成长环境所塑造出来的『经验』。

要命的是,这种成长环境(基因、家庭、种族)并非我们自由选择的结果,而是先天随机分配的。作为个体只能被动的接受。而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基于这种被动接受到的『经验』,主观意志的作用微乎其微。

比如一个过度追逐美食的人,很难意识到自己的健康被自己的基因所绑架;一个传统的中国父母,很难效仿西方社会子女成年即分家并经济独立的模式;有些宗教信仰必须传递给子女且不可背叛;许多同性恋(以及LGBTIQ)迫于社会和家庭压力不得不接受异性婚姻;大多数人对美与时尚的理解本质上来自于社会的洗脑;人的择偶标准都优先考虑外表(容貌、身材等)……

所有这些现象都指向同一个问题:对于大多数人,主观意志经常是缺失的。人们其实只是历史的囚徒,人们很少做出基于个人意愿的选择。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没有了自由意志,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3.   自由意志

什么是自由意志呢?我认为自由意志应当是我们独立作出选择的内在意识。

尽管『自由意志』存在与否尚不得而知,但主流的人类文明都是拒绝『决定论』的。因为在『决定论』的社会,人们的每一个选择,都只是更大设计的一部分。一切『惩罚』、『奖赏』、『卑鄙』、『高尚』、『责任』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切都不是我们『自由』的选择[6]。在此基础上继续推理,我们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因为从宇宙大爆炸开始,所有事情都已被安排好。这让人联想到了《楚门的世界》、《黑客帝国》等电影,这样的设定令人难以接受。

事实上,自由意志仍旧是哲学中悬而未决的难题,我们并不知道人类是否拥有『自由意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有『自由感』[7]。所谓『自由感』,就是我们自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自己的选择,而非毫无缘由的冲动或社会外在因素的强迫。只有拥有了『自由感』,才能消除无缘无故的焦虑、失控的愤怒,才能排除无谓的干扰,专注地体验生命。

很可能原生条件(基因、家庭、种族)与自由意志共同影响着人类的行为,类似『意识』与『潜意识』对人类的影响。我们也许很难在生活中达到100%的『自由意志』。而我们的人生目标,就应当是尽可能的加强自由意志对生命的掌控。换句话说就是,『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4.   人的意义

因此,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摆脱所有先天的设定,移除所有来自基因、家庭和种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寻求完全自由的意志。并在此基础上达成更加高级的人生目标(例如探索宇宙、改变世界、造福人类等)。

自由意志并不是一个终极的结果,而是一种状态。它是一种时刻自省,摒除潜意识控制,尽可能保持有意识状态(mindfulness)的生活方式。具体而言,应该包含这三个部分:不断刷新的世界观,不断优化的方法论,不断的践行。

不断刷新的世界观,是人类一切认知与行为的基石。一个人想要获得尽可能多的自由意志,就需要尽可能完整地认识宇宙与客观世界、多样的人类文明、社会经济的运行规律,避免成为『井底之蛙』。具体而言就是靠不停的补充新概念,淘汰旧概念来实现。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持续地去探索这个世界,升级自己意识中的概念库,就是升级自己的世界观[8]

不断优化的方法论,是人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达成更高级目的的手段。这包括自我管理、学习能力、人际交往(包括语言能力)、专业技能等。一个人真正的优秀就是即使在完全陌生的规则里还能游刃有余,并实现自己的目的。

不断的践行,则是将自由意志付诸实践的过程。独立思考本身没有价值,重要的是思考之后的选择和行动[9]。获得自由意志需要反复的刻意练习,而人与人的差异、人成功与否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刻意练习的程度[10]

这三方面的成长,将相互促进,达成更加自由的人生。但是很可能,绝对的自由意志并不存在。每突破一个旧的『不自由』,都会迎来一个新的『不自由』。就像人类对『宇宙』的理解:从『天圆地方』到『太阳系』、『银河系』再到『平行宇宙』。哪怕我们能够意识到不存在『自由意志』,这种『意识』本身也是生命最好的结局。

PS:

本文没有经过严谨的学术考究,可能存在逻辑错误,欢迎指正。文章内容会持续修订。

[1] 《巨婴国》作者:武志红

[2] 你摆脱了限制你的穷人思维吗?2016年09月19日 卢隆理 新生大学 http://edu.sina.com.cn/zl/edu/2016-09-19/10123926.shtml

[3]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作者: (美)贾雷德・戴蒙德

[4] 《乡土中国》作者:费孝通

[5] 《孟子·告子上》:孟子与告子辩论,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

[6]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610240/answer/37078752

[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758091/answer/16080120

[8] 《重生》李笑来

[9] 《开始前的正式邀请:请与我一起生活一年》——李笑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

[10] The role of deliberate practice in the acquisition of expert performance. Ericsson, K. Anders; Krampe, Ralf T.; Tesch-Römer, Clemens Psychological Review, Vol 100(3), Jul 1993, 363-406. http://dx.doi.org/10.1037/0033-295X.100.3.363

打赏

本作品使用基于以下许可授权: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人生的意义,就是追寻终极的自由》有3个想法

  1. 基因的移除比较困难,至少在找到另一半之前。以前听说过彻底改变家族历史的要从娶一房好妻室开始,但现在的女孩子似乎在追求大家族的子弟以婚姻解决自身家族的问题。这就是门第之见。千百年亦复如是。高科技有可能实现基因突变。呵呵呵,科幻片看多了。

    1. 可以看看王守仁的心学。人生的终极目标以及如何实现的途径,都值得借鉴。

  2. 一篇好文章就是把你想说的都说了出来。感谢作者。
    关于“历史的囚徒”那里,我想补充一点:里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里有这样一个观点(假设我没总结错的话),人是基因的载体,人的主观意志其实是受基因的驱使,就想见到美女(帅哥)就想啪啪,见到美食就流口水。表面上每个行为都是自由意志的选择,其实严重受基因的影响。(当然这里的行为也许还要分等级,就像啪啪和吃饭也许是最低级的行为,而类似与舍身取义的行为超越了基因的控制,值得讨论的空间非常大)。
    在库布里克的《发条橙》里讨论了这样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固定的方式和原则生活.当选择做好人或坏人的权力被剥夺以后,人们是否还真正享有人权? 这也很切合尼采的观点:情欲比禁欲和伪善要好;诚实,即便是恶意的诚实也比因恪守道德而失去自我要好。自由的人,完全成为自己的人,意识到和肯定人的本性的人,可能为善,也可能为恶,然而不自由的人,忽视或否定人的本性则是玷污人之本性。
    选择为善是一种需要一辈子都要自律的事,好麻烦。扯远了,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